365Bet 真假难辨
依米提的院落
发布时间:2018年06月23日 点击数: 【字体: 收藏 打印文章
 

清晨,下火车,红红的太阳正迎着我们缓缓升高,点染着冬季黯淡的天色。我们的心绪也随着日头渐高而高昂了起来。尕勒村的亲戚们,同样是兴奋的。我们与他们怀着同一种心情。

新疆日报社响应自治区“民族团结一家亲”活动的工作要求,与伽师县的部分村民结对认亲,成了“亲戚”。从此,每一次看亲戚,在紧张的行程里,亲戚之间的交往一步步加深、情感也在一点点升华。

这次民族团结“结亲周”活动,我们要与乡村亲戚走得更近了:同吃同住同劳动同学习。

一种全新的生活,将由我们开启。

在村委会,没等多久,第一家亲戚就来接我们了,开着电瓶车,细心地将我们的腿部用花棉垫盖好,在冬天寒冷的风里,飞驰。裹在花棉垫里,我们一边领受风的刺骨,一边感觉到人心的暖意。

约莫10分钟后,我们抵达住处:75岁的依米提·排祖拉大叔的家。

依米提大叔的院落,我一见就喜欢。

被时光磨旧的木门,上边依稀可见精致的木刻,透过剥落的色彩,可以想象出当年新漆的大门是怎样一种美;铜门环的底座是精致的莲花瓣,闪着悠远的光晕。

居住在这座院落的人,所怀抱的对于生活的热爱,从这座大门显现了出来。

依米提大叔正等着我们,炉火呼呼地烧着,火热了整个屋子。看去很儒雅的依米提大叔头戴黑色羊羔帽,高鼻深目,瘦长脸,白胡子飘飘,瘦瘦的身板还很硬朗。我们不禁猜想,退回到他的芳华年代,他一定很英俊。

从今天起,我们的时光就安放在这里了。一周时间,将抽去其他因素,不被外界事物打扰,走到一间我们从前只是一瞥而过、只是匆忙驻足的农家院落里,安顿自己,与生长在这里的人们真正朝夕相处。

依米提大叔回想起过去的时日,说话非常硬气:“我那时候靠自己赚来血汗钱养活全家人,活得很踏实。”

依米提大叔40多岁的时候,年富力强,为了妻子儿女,他决定外出谋生,于是花38元车费坐班车从喀什到库车再辗转到乌鲁木齐,卖水果,一公斤苹果5角钱收,1元钱卖出。村里,他是第一个走出家门到乌鲁木齐做生意的人。

那时候,一份大盘鸡1.5元钱,一盘拉面5角钱。他的钱却是掰成几瓣花的。他赶着毛驴车,路上有人看到他的裤子开线了,喊他买一条新裤子,他哪里舍得,请附近的大妈给他缝好接着穿;5角钱的拉面,看着眼馋,他舍不得买来吃,只吃自己带着的干馕。

依米提有3个儿子5个女儿,他必须拼了命赚钱,养家糊口。这是他的人生方向。

乌鲁木齐太远,后来他改变了路线,在喀什卖苹果、梨子,一卖就是25年。他用骆驼、马和毛驴车从麦盖提、叶城收购水果运回来,贮存,等到冬天再去巴扎卖出去。

那时候都是土路,他蹚着厚厚的尘土赶路。有时候,那尘土厚得甚至埋没了膝盖,那景象,是今天的我们无法想象的。路上饿了,就吃带着的包谷馕,渴了就喝河水。就这样走两天路才能到达巴扎。遇上洪水浩荡,过河要冒着生命危险,河水刺骨而湍急,他必须把毛驴抱得紧紧的,以防被激流冲走。水果卖完了,再用两天时间赶回家来。

依米提大叔有着改变贫困命运的气魄。

一路颠簸劳累,一路尘土飞扬,一路车轮辗动,挣来二三十元钱,这是他的命根子,他揣在衣服的最里边,拿回家来,补贴家用,喂养嗷嗷待哺的孩子们。

就这样,一年又一年,他沿着一条自己认定的轨迹,走啊走,永不倦怠,从每年挣五六千元,渐渐增加到两三万元,他家的房子盖了一间又一间,新装了漂亮的木门,添置了拖拉机、脱粒机,羊和牛也渐渐多起来……这些都是他打拼下来的天地,也是他的荣耀与成就。

他总是念叨着,心有不甘:若是我身体好一些,我还可以再去卖水果……

依米提大叔的心里,依然有一种力量,没有消失。

他的妻子艾则孜古丽,今年68岁,身穿长长的绿花连衣裙,外边穿着开襟毛衣,似乎都沾满了尘土,颜色有些灰暗,而她的脸庞率真得纤尘不染,她说着掏心窝子的话:“你们现在来,我们太高兴了!”

我有些奇怪,为什么依米提大叔夫妻俩岁数相差这么多呢?

他俩听了,笑了,脸上竟然露出羞涩的笑容。

我们越发好奇。谜底在一天以后,慢慢地揭开。

这期间,我们努力想为依米提大叔一家做点事情,我们帮助正在忙玉米脱粒的他们搬玉米,身上落满玉米碎屑,那装满玉米的箱子,太重,我们差点闪了腰;我们挥起斧头,将堆放在地上的一截截木头,用力劈成柴火,劈开一截就足以让我们气喘吁吁;我还为自己能够帮勤快的主人打扫了一次院子而感到颇有成就感。

昏暗的屋子,需要开灯,我们脱鞋上炕,和女主人一起切菜、做馅儿,包薄皮包子;也捋起袖子炒菜、揪面片。和亲戚一起做的饭菜,吃起来,那么香,我们总是被劝得多吃,撑得直不起身,亲戚这才笑呵呵地罢休。

年逾古稀的依米提大叔的心灵依然有追求进步的渴望:“以前天天有吃的有睡的就满足了,不懂知识的重要性,所以我只上到小学三年级。因不会国家通用语言文字,我用树枝在地上比划做了25年生意。现在进入新时代了,党的十九大报告说要优先发展教育,我要让儿孙们好好学习,让夏依丹、赛菲亚都去上大学。”

我们对他说:“我们是党派来的干部,党密切联系群众、关心解决群众疾苦,才带来了今天的好日子。”

依米提大叔深有同感:“是啊,干工作必须有领头羊,如今干部作风转变了,为群众谋福利,我们都看见了。我们今天的好日子都是共产党给的。”

话越说越热乎,理越讲越清楚。

当我们一起商量如何按照党的十九大报告精神增加收入时,依米提大叔说:“能够这么近地听党的声音,太高兴了!到2020年一定能脱贫,我要教育我的孩子们都自强不息。”

我们与依米提大叔一家讲社会的发展,农村的变化,生活收入的提高,彼此之间加深了交流与沟通,感情也在共度的时日里越来越深。

第二天下午,我们准备去巴扎转转,不料,一场罕见的狂风拦住了我们的去路。风那个大啊,简直可以吹跑一个人。风出乎意料得强劲,将不知何处的树叶全都刮进了院子,厚厚一层。尘土漫天飞扬,我们被呛得躲进屋里。依米提大叔被风刮得开始剧烈咳嗽;女主人艾则孜古丽嘀咕着好久没有碰见这么大的风,大风刮得她上了火,鼻翼发黑肿痛,腰也直不起来。

大风,打破了一座村庄的节奏,直到天色黑透,才停下来。

在大风过后的宁静村庄里,依米提大叔一家人的生活在我们忙乱一团为他们找药、熬冰糖梨子汤的过程里,渐渐恢复原状。

当梨子熬得透明而软糯,被依米提大叔慢慢地喝下去,滋养他焦渴的心肺,我们心底里的祈愿也熬制在冰糖梨子汤里,看见依米提大叔渐渐缓解的咳喘,我们揪紧的心慢慢放松下来。

是啊,正是因为他们是我们的亲戚,这一场大风,让我们的心越发牵挂他们的冷暖。他们的疼真的就成了我们的疼。

 

作者:佚名 来源:伽师零距离
主办:伽师县人民政府 承办:伽师县电子政务办公室
版权所有:伽师县人民政府 新ICP备11002350号-1
用1024x768分辩率及FLASH7.0浏览可得最佳效果。若无法浏览,请下载